您好,欢迎来到润格网! 免费注册
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交流评论 专家评论

曹喜蛙:文人画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前身

  • 2017/08/25
  • 本站原创
  • 444

文:曹喜蛙

  当代艺术的现代策源地无疑来自西方,这毋庸置疑,也不用讨论,但中国当代艺术要发展肯定需要寻找自己的前身,至于这个前身是肉体的躯壳还是精神的灵魂显然还需要讨论。实际上这个讨论的目的,就是要解决当代艺术的中国化问题,如果中国当代艺术没有中国化那就依然很虚弱,一定会经不起大风大浪的考验,风一吹所谓中国当代艺术就会无影无踪,不管现在多么火爆,也等于没有存在过。

  中国当代艺术寻找在中国的所谓前身,就是寻找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与当代艺术精神相契合的前人的艺术代言人,就是在文化基因上寻找相近的土壤,在哲学上、美学上寻找到学术的合法性,这种合法性不是简单强词夺理,更不是所谓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而是寻找那种类似天赋权力,是那种上天促使的自然获得。

齐白石  青蛙   图片来自网上齐白石  青蛙   图片来自网上
  有人一直强调当代艺术的属性是西方的,当代艺术的话语权是绝对由西方人掌控的,言下之意我们中国当代艺术家、收藏家以及评论家都是打酱油的?那我们这些当代艺术家是不是不用谈原创了,都直接克隆或抄袭西方的当代艺术教科书得了,试问那些克隆或抄袭西方的当代艺术作品的中国艺术家还少吗?不用等历史学家来判定了,现在就可以判定如果真的是这样,中国当代艺术没有所谓的明天。最多,今夜跟西方的当代艺术鬼混鬼混,等不到天亮就消失了,就是所谓见光即死。没有独立性的中国当代艺术现实境况基本上都是见光死,这就应了有人说的那句话:中国当代艺术都是垃圾。

  当然中国当代艺术并没有那么悲观,某种程度上中国当代艺术目前虽然有点弱势,但这两年我举目粗略看看了一下,以前几乎只有北京、上海、成都等少量的几个城市有当代艺术,但自从这几年北京宋庄等地方不停的出现艺术区所谓强拆之后,当代艺术圈不管是自觉接受疏导的还是现实挤压被迫的,不管是打错了车还是胜利大逃亡,各地的文化园区都对北京宋庄等艺术区的拥挤的艺术家馋的哈喇子乱流,微信群里不停的有各地的市长、宣传部长偷偷派人在北京的各个艺术区劝导,他们一开始看不起那些当代艺术家,不是光头,就是长发,既不好好写字又不好好画画,一不留神就脱衣服给你来个什么行为艺术,或者把路边的垃圾混搭一下就号称在艺术创作引人围观,总以为是不稳定不安定因素,但却是这么一帮不务正业爱挤在一堆喝啤酒拼大酒的艺术家,却使宋庄的房地产火起来了,使那些原本什么都不干的村民富起来了。

苍鑫  青蛙行为  图片来自网络苍鑫  青蛙行为  图片来自网络
  有些人以为宋庄的艺术区就是一帮画画的,画画就应该关着门窗,只求安静,这是想当然的。很多地方自己就搞过土法上马号称建画家村,把地方上的一些画牡丹的、画驴、写书法的招揽来,开个专家论坛论证会,再拼个古玩市场,自己也雅集,还时不时的搞个古诗朗诵,一看不灵,十年了也没几个人。殊不知当代艺术跟传统画画的根本不是一回事,画画也罢、写书法也罢他在屋里摆一张桌子就够了,顶多画几张大画送领导专家,当代艺术它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

  当代艺术是现代综合艺术,几乎不限制门类,尽管也搞波普画、观念画、抽象画等,但它是立体的,主要在室外,即使在美术馆室内也象室外的本质,什么行为、装置、影像等,尽管也有绘画、雕塑等架上作品,但精神追求都是新架上,至少都是经过当代艺术洗礼的架上。当代艺术的作品往往注重现场感,强调阵仗,强调冲击力,震撼,与传统艺术的古典美、绘画美等比起来更有一些现代美,尤其号称当代艺术的一代比100年前的先锋派现代派更强调一种起哄美,似乎更不在乎不符合权威经典的标准,而追求一种个体内在自由和张扬,看似闹但你静下来、沉下来似乎真的就能看得到他们说的那种美。

  实际上,跟传统美术比较对照着看,当代艺术的美学形成的过程中,似乎与中国画中的文人画强调的宗旨比较相似,不重视形象的美术而重在表达的精神,也可以说当代艺术的前身就是文人画,在文人画中你能看得到那么一点点起哄美,不是特别庄重但表达了一种高层次的追求。当然,说当代艺术的前身就是文人画,并不是文人画就等于当代艺术,但在精神层面上当代艺术这些后辈可以与文人画这些先哲对话,文人画、当代艺术是一脉相承的,当然当代艺术的追求比文人画要大得多复杂得多,完全是在现代文化范畴,是现代文化的追求,是现代人的追求。需要说明的是在当代艺术时期出现过所谓新文人画,从精神上讲这是一股打着文人画的旗号的投机者,与当代艺术的精神是不相符合的,但沿着文人画是可以探索当代艺术的新局面的,而不是守着文人画的牌位子就以为扛起中国当代艺术的旗帜了,这完全是两种不同艺术的本质。

  当代艺术是当代艺术家依托现代化现实环境的一种美学实践,现代化文化的灵魂是科学技术的现代化,但科学技术是依托一种科学实验,强调一种理性的真理,但这种真理在实践过程中会遇到各种问题,会面对比较复杂的传统问题、现代问题以及传统现代交织在一起的新问题,比如女性问题到底是老问题还是新问题?环境问题到底是发展的问题还是生态问题?很多这些问题是实验室解决不了的,是实验室实验不到的,是科学技术解决不了的,但他的迫切性、当下性却是真实的。再比如手机、互联网、高铁、卫星等,所带来的人与人的诸多问题。当代艺术会探讨这些问题,而旧的传统艺术即使探讨这些问题也是轻描淡写,不能反映现实的迫切性,不能引起现代人的醒悟,尤其不能启动现代人的行为,而当代艺术中的行为艺术、装置艺术却有可能触及。

  2018年6月30日于北京京郊月牙殿

  作者简介:曹喜蛙,艺术评论家、策展人、互联网哲学家及诗人,起哄哲学及美学创始人,曾任多家媒体总编、主编,被80后、90后的青年艺术家誉为中国第二代当代艺术教父。出版过诗集《悲剧舞台》,自印诗集《长诗:操》,组诗《核武器与癌》获得过全国哲理诗大赛一等奖,诗歌《爱因斯坦肖像》入选过北京大学出版社全国中学教辅书。著有《赢在互联网》《和明星去旅行》《中国吼狮》等著作。

分享到:

阅读排行 更多

  • 专业

    拥有资深的互联网推广团队和强大的作品鉴备委员会
  • 保真

    确保平台所有作品均由艺术家亲自创作,承诺货真价实
  • 保值

    专业机构合作,书画名家精心创作具有广阔的保值空间
  • 服务热线

    400-8888-666

    周一至周日9:00-20:00
  •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36号
  • 电话:010-88886666
  • 邮箱: rungewang@163.com
  • © 2001-2018 114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2251号-3
  • 技术支持:华扬天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