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润格网! 免费注册
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交流评论 艺术点评

刁呈健大写意花鸟的新突破:苍浑高简 独秀一枝

  • 2018/07/10
  • 本站原创
  • 36

贾德江

  黄宾虹论画,认为“形若草草,实则规矩森严,物形或未尽有,物理始终在握,是草率即工也”。齐白石论画,主张“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这两位艺术大师共同指出了中国画的写意原则,不以再现为目的,而是强调在形似之后对于形象的超越。这个原则既是艺术创作过程的特征,也是艺术创作的品评标准,其内涵言近旨远,只能渐悟,难以言表。以此来看刁呈健先生的大写意花鸟画,别有一番灵趣。草草逸笔,以笔趋形,以笔传神,以笔抒情,以笔生趣,以笔写韵,以笔运墨,以笔著色,以笔增辉,得青藤之跌宕、八大之高简、缶翁之浑厚、虚谷之清醇、蒲华之率真,多种美学旨趣相融于一,在粗头乱服中暗蕴法度,在一片化机中时见精神,可以说刁呈健的画,是对黄宾虹、齐白石两位画坛巨匠画学思想的最好诠释。

  刁呈健是西安中国画院的一位大写意花鸟画家。他自幼酷爱绘画,如果从他12岁拜张寒杉、叶访樵为师起,至今他已在这条艺术路上跋涉了48年。近半个世纪的漫长岁月,浸透了他的汗水与泪水,但他从未对自己的艺术选择产生过动摇。在他看来,大写意花鸟画则是中国画领域最具典型性、本体性和表现性的艺术形式,已和他的生命紧紧相连在一起。回望历史长河他看到,自从徐渭开创水墨大写意花鸟以来,大写意花鸟画已成为日益强大的潮流,取得举世无双的艺术成就;历数美术史上的历代大家几乎都是在写意画领域内有所建树,少有工笔画大家。大写意花鸟画独特的文人画风格、高度精炼的表现手法,那种“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意象之美以及对笔墨无比精妙的要求,一直让刁呈健心醉神迷,矢志不渝。

  长期工作生活在西安的刁呈健,不可避免地受到“长安画派”的影响。“长安画派”的显著特点是立足于传统,没有脱离写生性,而是通过写生加强作品的现实感和感受的丰富性,以扫除旧文人画的空虚与模仿病。刁呈健在少年时就受到两位老师“以师父带徒弟”的方式亲授了传统绘画技艺,对传统并不陌生,后又经过“学院式”的专业训练,有着西法的造型和色彩基础,但是当他涉足大写意花鸟之时,便自觉笔力的薄弱,仍需要在传统中进一步注力。于是,他沉下心来,对中国花鸟画的古典型态进行了梳理,对历史上开宗立派的几位花鸟画大家进行了全方位的研习,同时对花鸟画如何继承创新、面向生活、反映时代精神以及引西润中等一系列课题进行了深入的研究。

  刁呈健是一位有独立思考的人,当他领悟和精熟中国花鸟画笔墨的技巧之后,他看到了传统的博大和精深,看到了传统师法自然的创造力,看到了现代花鸟画的发展困境在于艺术个性化的不足,陈陈相因、东拼西凑是导致当代花鸟画缺乏艺术活力与时代生命力的重要因素。他开始有意识地在笔墨形态、笔墨美感、笔墨质量以及意境营造诸方面寻求创立自己的花鸟画语言。多年来,他在中国绘画的传统中去开拓,在中国画内在的艺术规律中去探寻,在成就卓著的画家经验中去总结,更在生机勃勃的大自然中去另铸新意。他坚持“长安画派”老一辈艺术家提出的“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的方向,以文人画传统与古典法则为倚重,并使其具有当代性,构成了他大写意花鸟画的基调;借助于传统力量来超越传统,并吸纳西方的审美取向和现代绘画因素,以经过锤炼的笔墨语言自然地展现各种景物特有的意趣,是他对传统的深刻领悟与继承发扬所作出的抉择。刁呈健不否认大写意花鸟画对物象原型特征的再现性,也不放松捕捉与写生大自然千变万化的生态,但他的创作既不是对景的写生放大,也不是对景创作;他要创造自己独特的意象,形体结构全部是生活的,又全部是想象的,是客观存在的,又是主观介入和强化的,是具象的,但本质是意象的。他把自己置身于大自然中,去观察、审视宇宙间万物,强调神与物游,画为心画。在他的眼中,花鸟与人的气息是相通的,花鸟与人之间存在着同形同构相互感应的东西,那种“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缘情致韵”的审美意境,恰是刁呈健大写意花鸟画立意行意、以意造型的写照。

  在刁呈健看来,中国画的传统是一个发展着的艺术体系,传统的概念必然随着现代中国画家观念的更新而拓宽它的内涵,向着既是“中国的”,又是“现代的”方向发展。作为绘画观念的物化形式的传统笔墨,也将随着中国画向现代化发展而显现出它的现代价值。囿于古人的笔墨不行,游离于传统更不行,必须在题材的开拓、笔墨的更新、立意的独到三个方面融进当代人新的感受、新的情绪、新的思想、新的精神,使花鸟作为艺术形象呈现在画家笔下时,一个个都成为有感情、有个性、有生命、有灵性的形象载体。

  仔细阅读刁呈健的大写意花鸟作品,印证的正是这一点。

  刁呈健大写意花鸟画的鲜明特性,就是以大胆创造的精神把水墨的艺术表现力发挥到一个新境界。他以出奇制胜的构思、巧妙奇崛的构图、夸张有度的造型、放逸豪壮的笔墨,在得意忘形之中吟唱一首又一首自然之歌、生命之歌。读他的画作,强烈地感受到传统文人画的古典样式的隐退,现代构成理念下的简约沉厚、恣意纵横的语言范式与昂扬的精神正在“基因重组”,以粗中有细、刚中有柔、放中有收、露中有含、动中有静为基本特征,让你在“致广大”与“尽精微”兼而有之的画风中品味花鸟世界的笔精墨妙。丰富的笔法墨法,变幻的意象组合,或点或线,或虚或实,或繁或简,或疏或密,或浓或淡,或藏或露,显示出鸟之如生而多姿、石之玲珑而多态、花之妩媚而多致,既不似徐文长那样放浪不羁,又不似八大山人那样冷峻悲切,也不同于吴昌硕的浓笔大墨,而是在讲究笔墨质量的基础上,追求趣尽天然的美质,达到一个现代审美与精神的高度。

  显然,刁呈健的大写意花鸟画,具有学养、笔墨、气韵之大境,得传统文人画的精髓,体现着鲜明的个人风格。概括起来,有以下三点:

  第一是“不求形似求生韵”的画风。生韵即生动的韵致,或气韵,或情韵,或神韵,或风韵,刁呈健的作品里流露出的生韵是一种精神性的艺术效果,而是“不求形似”的“不似之似”,即不拘于外形的毕肖逼真,传其神,写其意,抒己情,通过生动的笔墨来表现物象的“生韵”。

  第二是强调笔墨写意性的表达。应该说,刁呈健对水墨画的审美趣味是广泛的,并非偏执一端。他既崇尚徐渭的率意而为,走笔如飞,也崇尚八大的苍洁高迥、笔简意赅;既赞叹吴昌硕的以篆籀入画的浑厚苍辣,也赞叹潘天寿敢于造险的奇纵之气;既欣赏白石老人的随手点染、涉笔成趣,也欣赏任伯年的清新雅丽、墨色相映。他的高明之处在于把各家之长不显山露水地融会到自己的作品中,使自己的作品愈加完美和炉火纯青。同时,在看似写意传统的点、线、墨、色中融入人情、人性、人格,始终以一种蓬勃的活力与浓厚的生活气息,让大写意花鸟画在现代语境中重现魅力。

  第三是借古以开今的意境营造。刁呈健的大写意花鸟画实现出新的主要凭借之一就是走向生活,坚持写生。继而以中国特有的含有书法笔意的线条,在物我的联结上,进行壮物又抒情的概括,同时注入个人的气质、性情与学养,合造化与心愿,变自然为艺术。正是刁呈健把写生作为通向创作的桥梁,使他避开了传统文人画的套路,而在借古开今中独秀一枝,拥有自己无限高远的创造天空。

  毋庸置疑,刁呈健大写意花鸟画的显著特点是他得之自然,不拘形似,笔简墨妙而意趣俱足的味外之味,以及那种妙合自然、笔墨神化,将意象的生机活力、精神内涵融于一体的生命图景所溢出的格调和品格。从根本上说,刁呈健的画风乃是他的审美理想、个性气质、理论识见、学问修养的总体表现,也是时代的、民族的、精神的产物,是他在传统与现代之间不断转换和创造走出的一条属于自己的艺术之路。

 

分享到:

阅读排行 更多

  • 专业

    拥有资深的互联网推广团队和强大的作品鉴备委员会
  • 保真

    确保平台所有作品均由艺术家亲自创作,承诺货真价实
  • 保值

    专业机构合作,书画名家精心创作具有广阔的保值空间
  • 服务热线

    400-8888-666

    周一至周日9:00-20:00
  •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36号
  • 电话:010-88886666
  • 邮箱: rungewang@163.com
  • © 2001-2018 114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2251号-3
  • 技术支持:华扬天博